>>   您現在的位置:蘇州相城區注冊公司 > 最新資訊> 員工在外注冊公司,公司解雇合法嗎?
員工在外注冊公司,公司解雇合法嗎?
 作者:蘇州注冊公司_代辦理公司工商注冊登記變更代理記賬-蘇州蘊飛「快速辦理」    發(fā)布于:2019-05-18 16:52:02    文字大小:  【】  【】  【

萬(wàn)震山于2016年1月1日進(jìn)入東澤公司,勞動(dòng)合同約定工作崗位為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。試用期滿(mǎn)后月工資標準為11000元,合同期限至2018年7月31日止。

在職期間,萬(wàn)震山與他人一起成立能風(fēng)公司,其認繳的出資額為100萬(wàn)元,出資比例為50%。該公司的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與東澤公司基本相同。

2017年7月27日,東澤公司通過(guò)EMS向高新區工會(huì )發(fā)出通知工會(huì )函一份,通知工會(huì )該公司擬解除與萬(wàn)震山的勞動(dòng)合同。次日,高新區工會(huì )簽收。

7月31日,東澤公司通過(guò)EMS向萬(wàn)震山發(fā)出解除勞動(dòng)合同通知書(shū),以萬(wàn)震山在工作中違反勞動(dòng)紀律,營(yíng)私舞弊,利用職務(wù)便利為自己和他人謀取屬于公司的商業(yè)機會(huì ),自營(yíng)或者為他人經(jīng)營(yíng)與公司同類(lèi)的業(yè)務(wù),違反對公司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,損害公司的利益為由解除其與萬(wàn)震山的勞動(dòng)合同。8月9日,萬(wàn)震山簽收。

8月18日,萬(wàn)震山提起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(dòng)合同的賠償金50000元及一個(gè)月通知解除合同的代通知金12500元。

9月26日,仲裁委作出裁決:公司于裁決書(shū)生效之日起三日內一次性支付萬(wàn)震山賠償金人民幣44000元。

東澤公司不服該仲裁裁決,訴至法院。

【一審判決】

一審法院認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(dòng)合同法》第三條第一款規定,訂立勞動(dòng)合同,應當遵循合法、公平、平等自愿、協(xié)商一致、誠實(shí)信用的原則。

依據上述條款,勞動(dòng)者作為用人單位的組織成員,在勞動(dòng)過(guò)程中應當維護、增進(jìn)而不損害用人單位的利益,這是基于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的人身性、隸屬性和誠實(shí)信用原則而產(chǎn)生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。誠實(shí)信用和忠實(shí)義務(wù),是在職勞動(dòng)者的法定義務(wù),無(wú)論勞動(dòng)者與用人單位有無(wú)約定,如何約定,勞動(dòng)者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均是勞動(dòng)合同中的應有之意。

本案中,萬(wàn)震山在東澤公司任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期間,本應忠于職守,勤勉工作,然其卻開(kāi)辦與東澤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幾近相同的能風(fēng)公司,該行為顯然違反了最基本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和職業(yè)操守,屬于違反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的行為。

關(guān)于萬(wàn)震山提出的并無(wú)證據證明其上述行為已經(jīng)給東澤公司的利益造成損害的抗辯,法院認為,因萬(wàn)震山的行為不僅構成違反忠實(shí)義務(wù),而且具有主觀(guān)故意,若須待其行為給東澤公司造成重大損害后,東澤公司才可以將其辭退,必然對東澤公司不公,故針對本案此種情形,東澤公司行使即時(shí)解除權不以已經(jīng)造成利益重大損害為要件。

故對于萬(wàn)震山提出的上述抗辯法院不予采納。

綜上,東澤公司解除其與萬(wàn)震山之間的勞動(dòng)合同具有相應的事實(shí)和法律依據,故無(wú)須向萬(wàn)震山支付賠償金。

【提起上訴】

萬(wàn)震山不服一審判決,提起上訴,上訴理由如下:

我在工作過(guò)程中始終遵守職業(yè)道德,從未有任何徇私舞弊的行為,從未做出任何傷害公司利益的事情,一審判決認定我違反最基本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和職業(yè)操守,屬于違反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的行為是錯誤的。

勞動(dòng)者在一家企業(yè)工作,同時(shí)也是其他沒(méi)有業(yè)務(wù)沖突的公司的股東,這一職業(yè)模式已經(jīng)很普遍。公司發(fā)出的解除勞動(dòng)合同通知書(shū)上的理由不符合事實(shí)。

公司提出的我違反勞動(dòng)紀律、營(yíng)私舞弊、利用職務(wù)便利為自己和他人謀取屬于公司的商業(yè)機會(huì ),自營(yíng)或者為他人經(jīng)營(yíng)與公司同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,違反對公司的忠實(shí)義務(wù),損害公司的利益等主張均無(wú)相關(guān)證據予以證實(shí)。公司違法解除勞動(dòng)合同,應當按照勞動(dòng)合同法的規定予以賠償。

【二審判決】

二審法院認為,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(diǎn)為東澤公司應否支付萬(wàn)震山違法解除勞動(dòng)合同的賠償金。

本案中,萬(wàn)震山原系東澤公司的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,其職務(wù)不同于普通員工,而是掌握東澤公司運營(yíng)商業(yè)秘密及員工培訓規劃等資料的重要崗位。

萬(wàn)震山作為東澤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,本應恪盡職守,認真履行忠實(shí)義務(wù),不得有損害公司利益的違反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的行為。但萬(wàn)震山在任職期間開(kāi)辦能風(fēng)公司,該公司設立時(shí)股東有兩人,萬(wàn)震山系股東之一,認繳出資額100萬(wàn)元,出資比例高達50%。能風(fēng)公司的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與東澤公司的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基本一致,形成商業(yè)競爭關(guān)系。

萬(wàn)震山上訴狀中亦陳述東澤公司的客戶(hù)公司遠方能源公司與其中止合作協(xié)議,東澤公司將面臨幾乎所有現場(chǎng)人員的離職的不利后果。雖然萬(wàn)震山否認其參股的能風(fēng)公司并非遠方能源公司的供應商,但在東澤公司一審中提供的能風(fēng)公司商業(yè)廣告材料中顯示,能風(fēng)公司的合作單位包含遠方能源公司等十家公司,該十家公司的商業(yè)標識在能風(fēng)公司宣傳材料中均有體現,萬(wàn)震山二審中亦認可其中的聯(lián)系方式與其手機號碼一致。萬(wàn)震山雖否認該商業(yè)宣傳材料的來(lái)源,但其參股組建能風(fēng)公司的行為客觀(guān)上造成東澤公司潛在客戶(hù)的流失,也對東澤公司已有客戶(hù)產(chǎn)生無(wú)形影響,致使東澤公司商業(yè)機會(huì )減少,其行為屬于違反基本忠實(shí)義務(wù)的行為。

因東澤公司的客戶(hù)來(lái)源較為單一,若堅持萬(wàn)震山的行為給東澤公司造成重大損害,即東澤公司在客戶(hù)流失、瀕臨破產(chǎn)情形下方可解除與萬(wàn)震山的勞動(dòng)合同,對東澤公司而言有失公平。

綜上,萬(wàn)震山的上訴請求無(wú)事實(shí)和法律依據,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,本院不予支持。二審判決如下: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案號: (2018)蘇06民終752號

亚洲精品人妻出轨_久久久久久久精品亚洲三上_亚洲伊人精品在线_日韩欧美啪啪网站